3.探班

小说:纸醉不金迷 作者:棐忱 我要报错
  江追有生之年被人当场拒了,不过值得感恩的是,她问的是“你是不是想与我睡觉”,而非“我能不能与你睡觉”。

  章一牧只笑着摇头,将她送出了广源大厦,江明宇的司机小姜按时来接她。

  章一牧绅士地将她送上车,关好车门,微躬下腰,对着半摇开车窗的后座浅笑道:“江小姐的意见我会认真考虑的。”

  不等江追反应,车已驶进大道。

  所以说,到底是认真考虑结婚,还是认真考虑睡觉?

  江追头很疼,回到家也做贼心虚,温华追着她问对章一牧的印象,其实江追很想回答她:适合结婚,但不适合睡觉。

  可她还不敢如此猖狂,只向温华说:“还不错。”

  温华喜到拍掌,即刻就奔进江明宇的书房,共享好消息。

  江追以为这场相亲肯定因她饭后一言黄了,但经与章一牧的交谈,看得出他是个不多嘴的性子,也不用她忧虑是否会在温华那处告她轻浮的恶状。

  可偏不如她的意,第二日一早,她还窝在床上,温华就将她扯醒,兴奋劲跟她要二婚了一样。

  “阿追啊,你裴阿姨也说一牧也满意你,你们再约个时间见面吧。”

  江追含糊地说:“把我微信号传给他。”

  温华以为有戏,女儿多年来好不容易松口,亟不可待地掏出手机联系了裴香雅,二人又约了一顿午饭,都已经商量到将来所生子女的名字了,可回家一看,江追早跑得没了影。

  江追仍放心不下娄盛,深知他情绪波动大,怕他影响剧组拍摄,急匆匆地驱车到了孜山影视城,与津市不过三小时车程,一路高速畅通无阻,她也飙得自在,不时地擦过几辆不紧不慢的私家车。

  遇见一辆骚黄的敞篷跑车,她朝开车的黄毛帅哥吹了一道口哨,又飞速驶开。

  黄毛还来不及反应调戏他的人性别为何,取向为何,就被一辆笨重的路虎给超了车。

  呸,他.娘的,又被当成小gay了!

  路虎的性能不错,底盘足够稳当,江追毕业后就一直开着这辆中规中矩的路虎极光,席佑文坐过一次再也不敢上车,直说她开车太猛,总有一天要身首异处。

  到孜山县,已经傍晚时分,县城的空气清新,又因影视城在扩建,县城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只是一个月没来,县城街道人头攒动,大多数是旅游团的游客,刚散了团,在主街道闲逛,夕阳红的老年团精神头尤足,大妈们嚷着要吃顿油花的荤菜。

  我要是也能闲落的这般自在就好了。江追想着想着,车就快开到文安酒店了。

  江追出发之前联系了娄盛另一个助理柯漾,娄盛出道换了几任助理,只有柯漾是一路跟到今天,因而星源传媒的员工经常说,江追是将柯漾当作接班人培养。

  江追可没这么好心,也没有这个耐心,只是觉得柯漾机灵,做事稳重靠谱。

  娄盛在三号山拍外景,这部电影由邓可宁执导,是部小成本的文艺片,娄盛今年已经凭借着电影《许愿》提名金鹿奖最佳男主角,可江追仍不满意,觉得他还差一个冲击国际奖项的代表作,因而为他千辛万苦谈下了知名女导演阔别大荧幕三年的作品《寻》。

  讲的是失智症老婆婆在孙子的带领下,一步步地找回往昔初恋的记忆,背景定在七十年代,娄盛饰演的就是初恋男知青。

  江追车停在文安酒店停车场,上了娄盛司机小单开的商务车。

  江追一向风风火火,她疾步到娄盛休息椅时,娄盛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柯漾轻推了他一下。

  “阿追,你怎么来了!”娄盛惊喜起身,精致的眉目微动,转脸埋怨地瞪了柯漾一眼。

  “你也别怪她,我让她别说的,影响你拍戏。”江追笑着夺过他手上的剧本,揶揄道,“不错嘛,争分夺秒了。”

  “还说呢,不是前天那事影响的我一天没进入状态,被邓导一顿臭骂。”娄盛理了理身上的军装,无奈地抬起头,可以靠脸吃饭的鲜肉,如今却灰头土脸的,他也适应了好久这个穷小子的身份。

  江追心领神会,她拍了拍娄盛的结实的臂膀,“先拍好这部戏,指望着你能冲向国际,一跃成国际影帝,到时候别说邓导的剧本了,国内知名编剧的,还不是顺手拈来的事儿。”

  柯漾在一旁也笑道:“这段时间苦了盛哥,还要节食瘦身,八块腹肌都给饿没了。”

  江追作势就要伸手一摸,“来,给我验一验。”

  娄盛脸一红,侧身躲过魔爪。

  “跟你开玩笑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况且爸爸把你当儿子养!”江追笑成泼皮无赖,柯漾和跟组的化妆师也哄笑。

  娄盛习惯了她如此,也不理她,坐下来专心读剧本。

  这幕戏拍的是在农场工作的两知青在山头幽会,与娄盛演对手戏的是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徐心宛,形象好气质佳,一副单纯的学生样。

  “长相是不错,但戏路受限,清纯得过于娇气了,也只能演演小姑娘。”江追的视线不良地尾随女主角的身影半晌,得出了结论。

  “追姐,现在圈里哪还会单纯看戏路不戏路的,等她凭这部戏爆红,国内影评人肯定要将她吹上天,观众也吃她这副柔柔弱弱的外表,到时候接些国民综艺,肯定要蹿到当红小花行列了。”柯漾不以为意。

  江追移开视线,不再说话。

  九月的津市昼夜温差极大,邻县孜山更是如此,夜幕刚压山,暗蓝一片,江追只穿了短袖,已经在瑟瑟发抖。

  娄盛注意到了,喊柯漾去房车取他的外套。

  等柯漾走远,江追蹲到娄盛休息椅旁,探着脑袋静静地看他认真读剧本。

  “阿盛,会不会很辛苦?”江追温柔地说,就连语调都随和了,她的双眸映出山头的幽暗,探不到底。

  娄盛两手一拍,合了剧本,低头回望她。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娄盛不解地扬眉,“阿追你要知道,没有你的话,也没有今天的娄盛,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江追深深地凝视着娄盛深褐的瞳孔,一双干净的眼眸里缩映着蜷曲的小身影,她的手也不自觉地攥上他的军绿的衣袖。

  静默了一阵,江追笑着撒手,“我当然知道,还不是五年前我替郑源鸣签了你。”

  “是啊,那年我才大三。”娄盛也想起了那段时间,他面试了许多剧组都没选上,选上的也是看中他的外表,让他饰演打酱油的高富帅,他是在校园里去往食堂的路上偶遇江追,江追当场就问他愿不愿意演戏。

  娄盛看着江追起身,她重力地拍着裤腿,黄沙雾蒙蒙地在她小腿旋绕着,这才发现她刚才是跪在沙土堆里与他讲话。

  娄盛皱了眉,要起身看柯漾怎么还没来,江追及时按住他的后颈,“你准备着戏,我先转悠一下。”

  她指着忙碌的片场。

  江追没有瞎逛,只是寻到无人的角落,正好有一块水泥地,她慵懒地侧倚着巨树,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与其说是烦闷,不如说是提神,她习惯携带的这款烟烟味并不浓,反而充斥着满口的薄荷香。

  徐心宛第一次见到江追,看到的是侧脸,她纤长的两指轻夹抽至半根的细烟,低头单脚前后踢着沙子,烟雾缭绕着她及肩的直发,缓冒的白气莫名有种对她的依恋,可她却有一口没一口地吞吐。

  像是应付,也像是寄托。

  “姐姐,你不该在这里抽烟的。”徐心宛走上前,迎上江追恍惚无神的目光。

  她的眼角似乎潮湿着。

  徐心宛又指着周围半黄半绿的林木。

  江追环顾四周,顿时会意,单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即刻弯腰,在大石块上揿灭了烟。

  她抬头时噙着笑,徐心宛觉得她方才眼花了。

  “谢谢你提醒我,否则我真的要记大过了。”江追朝她走近,“这戏拍的怎样?”

  徐心宛会看人心思,猜想她是剧组的重要工作人员,便也笑道:“还不错,就是有些场景辛苦了点。”顿了顿,她补充:“可我不怕辛苦!”

  江追见她执着坚定,手臂半搭上她的肩,一道走向待开的片场,江追比她高半个头,像是搂着她走,一路无话。

  直到走近试开的鼓风机,江追轻笑道:“徐心宛女士,请加油拍戏,你尊重戏自然有一天观众也会尊重你。”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鼓风机扇动的风斜吹至徐心宛,她的两个麻花辫的末梢在往一边扬,她呆呆地愣住了,面颊绯红。

  无论是公司前辈还是工作人员,都说的是“会红的”。这是她入行以来第一次有人向她说——

  “请加油拍戏。”

  “徐心宛女士。”

欢迎大家访问:三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sanheshuo.com/6_679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