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从分子层面研究怎么对付修真者?”

  叶伊震惊,同时被这个疯狂但又充满创意的想法振奋。

  “对,我要从分子结构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白思凡义正词严的说着:“再没有比从分子和原子结构消灭敌人更加彻底的杀人手段!这是最完美最高效的杀人!当然,失败的代价也一样高得让人不能承受。”

  “我知道……”

  叶伊神色压抑。

  白思凡笑了笑,说:“害怕我的实验失控,创造出非人类能够想象的怪物?”

  “不,我只是觉得真正的超级失控的怪物是不可能经过人类的手创造出来的,如果真的因为人类而出现,那必定是某种在人类之上的神圣力量借助人类的手创造了怪物。”

  很难得的,白思凡露出神秘主义的笑容。

  叶伊有些意外:“我以为你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神秘主义的。”

  “我相信神秘主义,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无数的非人类能够想象的物质,当然,我对这些物质的态度是科学的不是神秘的。”白思凡说,“想想一下,数百亿光年的庞大世界,即使把所有的可能出现生命的数字都叠加累乘,最终得到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数值,乘以数百亿光年的空间,依旧能够得出超级大的结果!这么大的世界,怎么可能只有人类一种生物。”

  “……也就是说,你从始至终把科学和玄学以及外星人、神仙之类的生物都当做另一种科技文明。”

  “当然是科技文明了。”

  白思凡露出“你居然怀疑我会搞迷信”的痛苦表情。

  叶伊也觉得自己不该怀疑白思凡这个铁杆科学狂魔的纯粹,赶紧道歉:“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你,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

  “有创意的话,是吗?”

  白思凡笑了笑,说:“天才总是孤独的,我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但是我更不希望我最爱的你也不能理解我……”

  “……”

  叶伊一头黑线。

  她可算知道什么叫给点面子就开染坊了!

  “好吧!加油!慢慢研究你的神秘世界!我也要回去继续研究我的世界了。”

  叶伊非常敷衍地说着,转身要走。

  白思凡一把抓住她,说:“别急着走,留下来陪陪我。”

  “想都别想!”

  叶伊断然拒绝。

  白思凡顿时祭出死皮赖脸的绝招,笑着说:“我可以帮你提升,用科学的办法提高修真界的能力!”

  “???”

  叶伊一头雾水。

  不过她愿意相信白思凡。

  因为白思凡虽然总是异想天开,但是他的异想天开经常在某些地方会象征着意料外的神秘收获。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又能搞出什么黑科技。”

  “嘿嘿嘿!”

  白思凡发出反派的笑声。

  ……

  ……

  “第三次,你又背叛了我!”

  主上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叶无道却笑了笑,说:“但是你不会杀我,不是吗?”

  “为什么这么自信?”

  “因为我已经知道你的最大的弱点。”叶无道说,“你唯一不能杀死的人就是我最大的保护伞。”

  “……叶伊?”

  “嗯,你不能杀死她,”叶无道说,“你和她之间不仅仅是灵魂共生关系,还存在着生死互存的诡异联系,你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她死掉,只有她活着,你才能确保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好的保证。”

  “哦?说来听听。”

  主上略带傲慢地说着,但是叶无道知道,这个诡异的生命被自己刺中要害,已经无法继续维持永恒的嚣张。

  “不需要说来听听,你的态度已经暗示了你的害怕,对了,你真的不担心我把真相告诉叶伊吗?”

  “她已经知道真相,不需要你告诉她。”

  主上的口气带着说不出的疲惫:“我的身边充满了二五仔,一个个都喜欢她讨厌我!但是这能怪我吗!我和她是从同一个身体里面割下来的两部分,我拿到的是丑陋和嫉妒,她得到的是美丽和善良!世人太狭隘,只顾着看我的丑陋羡慕她的美丽,却不知道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我的丑陋也是她的丑陋,她的美丽同样是我的美丽!”

  “……我只觉得你很疯狂。”

  叶无道直言不讳:“你在嫉妒你的另一半灵魂,因为她拥有你永远无法获得的美丽。”

  “对,我嫉妒!但是我有资格嫉妒!因为这些都本该是属于我的!如果我不是比她先出生!我们本可以立场互换!”

  主上的声音越发阴沉:“所以我讨厌一切让我比她丑陋的东西,更讨厌因为我的丑陋就远离我的那些狭隘的家伙们!一群废物!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迷你!她那种虚伪的美丽有什么好!我要杀了她,用她的皮肤装饰我的面容!”

  “你觉得我会允许你杀了她吗?”

  叶无道问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主上笑了笑,说:“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连你最爱的女人都能伤害,何况只是伤害你的女儿?”

  “但是她……”

  “她不一样!”

  主上大怒,嘶吼着说:“她的一切美丽都是从我的身体里面抢走的!她越是美丽越是光芒万丈,我就会越愤怒越不能忍受!我可以忍受时间的一切痛苦,但是我不能忍受最美的东西是从我身上抢走的事实!”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呢?”

  主上伸手,指尖充满疙瘩,那么丑陋那么邪恶,但是又那么的让人心痛。

  “叶无道。”它说,“我给你最后一个选择机会,你是爱我还是爱她?在你的两个女儿之间,你究竟选择谁?”

  “我……无法选择任何人……”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们两个,我把你们两个都当成我最美的珍珠,我怎么舍得在你们之间做选择。”

  不愧是情圣,叶无道用痴情得让人无法怀疑真实性的言辞深刻表白:“在我眼里,你们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我希望你们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互相沟通一下,而不是现在这样……彼此痛恨地厮杀,然后毁掉对方!这种两败俱伤的决定没有任何意义!”

欢迎大家访问:三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sanheshuo.com/6_61308/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