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秋溟冷笑道:“正面,直刺。那,再烦请这位大人看看我身上。”

????他说着,展开双臂,冷冷说道:“本公子今天一整天穿的都是这件衣裳。”

????“……”

????黎不伤微微蹙眉,借着屋内的烛光看着他身上,慕容秋溟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衣,虽然已经不是洁白如雪——毕竟如他所说,今天一整天都穿着,那骑了那么久的马,又停下来在草原上走动,肯定是要沾染一些泥污的。

????但是,没有一滴血。

????众人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大家在尸体身上,这个帐篷里都没有找到凶器,显然是凶手杀人之后拔出走了。

????那么,如果真的是他来这里杀了程也,用刀从正面直刺对方,拔出刀来之后,鲜血是肯定会飞溅到他身上的,一身白衣,不可能一点血点都没溅到。

????所以,他不是凶手。

????黎不伤看着他一身白衣,目光微微闪烁着。

????周围的几个护卫都纷纷说道:“我们可以作证,慕容公子今天一整天都是穿的这件衣裳,没有换过。”

????薛怀恩道:“没错,我也可以作证。”

????黎不伤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么,现在就暂时没有怀疑的对象。”

????“哼。”

????慕容秋溟理了理衣领,对着他冷笑了一声。

????黎不伤接着说道:“但人已经死了,真相必须要查明。哪怕现在找不到凶手,这个帐篷里,营地里,甚至营地周围应该都会留下一点线索。若是各位同意,我们先暂时留在这里,将真相查清如何?”

????他这话一出,田烨他们几个都愣了一下。

????想要说什么,但看看周围的情况,把话又都咽了下去。

????慕容秋溟冷笑着说道:“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这些锦衣卫,所谓的精锐,能查出个什么线索。怕的就是,贼喊捉贼。”

????黎不伤全然没有被激怒,只平静的说道:“这个帐篷先封锁起来,大家都不要轻易的踏进。”

????于是,众人都退出了这个帐篷。

????黎不伤对着宋知问他们几个说道:“这件事,我想最好是我们两边一起调派人马勘察,这样最公平,也最快捷,诸位看如何?”

????原本白龙城那边的人就因为他来了之后一番查问,一副做主的样子非常的不满,听到这话,众人心里的愤懑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薛怀恩转头,跟宋知问他们几个商议了一番。

????然后,薛怀恩道:“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黎不伤转头,对着身边的亲卫说道:“把我们的人马抽调一队过来,十五人为一组,共八组,往各个方向仔细勘察,只少一里之内,每一根草都不要放过。”

????“是!”

????薛怀恩闻言,也立刻跟宋知问、慕容秋溟他们几个商量,每家的护卫当中也调集出了几十人,跟黎不伤的人马一起,众人举着火把,用刀拨着草,开始慢慢的往四面八方散去。

????这个时候,天也亮了一些。

????但是,已经整整赶了一夜的路的马元驹他们的人马,还有一些锦衣卫多少有些困倦了。

????黎不伤却丝毫没有露出疲态。

????他只是站在帐篷外,通过卷起的帘子看着里面的那具尸体,目光沉沉,若有所思。

????这时,身边走过来一个纤细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眼睛红红,鼻头也有些发红的谢皎皎,显然是刚刚流过泪的,脸上,还有些愧疚的神情。

????她轻声说道:“如果,我能早一点感觉到不对就好了。”

????“……”

????“我的预感从来都是最准的,昨夜,我就是感觉到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程伯伯。”

????黎不伤并不说话,只看着那程也胸前的伤口。

????鲜血已经完全干涸。

????谢皎皎说了半天话,他一个字的回应都没有,谢皎皎却也并没生气,只是转头看着他,这几天日夜兼程的赶路,他虽然没有露出疲态,但满是血丝的眼睛瞒不过别人。

????谢皎皎说道:“你不累吗?”

????黎不伤转头看了她一眼。

????谢皎皎说道:“你那么累,也该去休息一下,不是吗?”

????黎不伤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然后说道:“田烨!”

????田烨原本站在离他还有几步的距离,看到谢皎皎过来,下意识的将脸偏向一边,却没想到,这位指挥使大人突然叫起他来。

????愣了一下,急忙走过来。

????“大人有何吩咐?”

????黎不伤道:“我要回去休息,让我们的人过来守着这个帐篷。”

????“是。”

????田烨急忙挥手,召了两个锦衣卫过来守着,而黎不伤已经转身,朝着锦衣卫暂时安扎的营地走去。

????谢皎皎站在原地看着他,目光微微闪烁着。

????这时,宋知问走到了她身边,轻声道:“皎皎,那个指挥使——你跟他,很熟吗?”

????谢皎皎一直看着黎不伤的背影消失在前方,这才说道:“很熟啊。”

????宋知问微微蹙眉:“你们,才刚认识几天吧。”

????谢皎皎转头看着他,睁大了一双明亮的杏核眼,认真的说道:“有的人,哪怕只见一面,也像是前世认识一般熟悉;而有些人,哪怕认识了一辈子,也是陌生的。”

????“……”

????“我对他,是前面那种。”

????说完,转身走了。

????宋知问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再转头看向那锦衣卫的营地,神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黎不伤进入到了部下为他安排的建议的帐篷里,立刻说道:“纸笔呢?”

????田烨愣了一下:“大人要纸笔干什么?”

????黎不伤道:“我们不能立刻赶回去,要立刻传递书信回去说明这里的事,免得都尉府的人以为我们发生了什么意外。”

????听他这话,田烨忙让人送了纸笔进来。

????黎不伤便伏在案上写书信。

????看着他用笔如飞,不一会儿,一张纸上已经洋洋洒洒的写了大篇,田烨站在一旁,忍不住紧皱眉头,轻叹了口气。

????黎不伤道:“怎么了?”

????田烨轻声说道:“大人,小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赶紧走,而是留下来查这件事。”

????“……”

????“要知道,路上有危险啊。”

????黎不伤的笔不停,一边写一边说道:“走?你以为,出了这件事,他们肯走吗?”8

欢迎大家访问:三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sanheshuo.com/6_61291/2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