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欢他们在离开秦凤凰的陵墓,就直接回了住处。

  叶寻欢他们刚刚回到住处,哈灵顿立即就出现了。

  哈灵顿的出现,让叶寻欢他们所有人神情全部都为之一震,心中立即充满了警惕!

  上次哈灵顿趁着叶河图不在的时候过来,可是差点要了叶寻欢的命,如今哈灵顿再次过来,绝对是没有什么好事,这点叶寻欢完全可以肯定。

  一时间,叶寻欢等人的身上全部都涌现了一道阴冷的杀意,直指哈灵顿!

  面对叶寻欢身上涌现出来的杀意,哈灵顿不疾不徐的说道:“别这么紧张,今天我来这里,不是要和你们动手的,只是让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情而已!”

  “你也配?”叶寻欢冷哼一声。

  “元帅,邪君在这里,你可以猖狂,邪君不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话!”哈灵顿不屑的说道:“我若是想要你的命,可并不难!”

  “还有,今天就算是邪君在这里,我站在你面前,让你杀我,你也未必敢杀我!”

  说着哈灵顿的脸上涌现了一道浓厚的自信之色,一副完全吃定了叶寻欢的样子。

  “是吗?”

  眼看叶寻欢要动手,哈灵顿便急忙说道:“你要是杀了我,血凰必死无疑!”

  一旁的奥利维亚在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但是随即就忍不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奥利维亚冷声说道:“竟然说我必死!”

  哈灵顿没有说话,而是轻笑一声,然后从身上摸出一个黑色类似石头的东西,接着轻轻的在上面拍打了一下。

  哈灵顿这轻轻的拍打,使得叶河图的眉头立即皱在了一起,因为他能够感受到,一股能量的波动从这上面传出,很弱,但却真的存在。

  下一刻,奥利维亚的脸色立即变得极其阴沉了起来,同时脸上还闪过一道痛苦的神色。

  随着哈灵顿轻轻的拍打,奥利维亚脸上的痛苦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

  只是瞬间,奥利维亚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了起来,额头上还开始冒出了冷汗,显得极其痛苦的样子。

  “现在你相信了吗?”哈灵顿没有在动,满是安静的说道:“我死,你也得陪着我!”

  “你……”

  奥利维亚刚刚开口,哈灵顿就将目光落在了一旁叶寻欢的身上,不疾不徐的说道:“元帅,现在你还敢杀我吗?”

  叶寻欢陷入到了沉默中,脸色还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哈灵顿竟然还有这一手,完全是叶寻欢所没有想到的。

  “你什么时候做的手脚……”

  不等哈灵顿开口,一旁的叶河图便说道:“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奥利维亚被你们控制应该是在进入金字塔的那次吧?”

  “邪君不亏是邪君!”哈灵顿毫不吝啬的赞赏道:“这也能够猜到!”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奥利维亚被哈灵顿给控制,他们的确是不能够将哈灵顿给杀了。

  哪怕现在他们出手,是能够将哈灵顿给拿下,但哈灵顿若是抱着鱼死网破的打算,那么奥利维亚可就真的要陪着哈灵顿一起死了。

  同时,哈灵顿既然单枪匹马的过来,定然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然的话,他不会如此的!

  哈灵顿也没有去嘚瑟什么,直接开口说道:“帮我找到太极印和河洛,还有,我要奥利维亚手中的屠刀!”

  “以及教廷的圣杯还有黑石!”哈灵顿重重的说道:“也……”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叶河图直接打断了哈灵顿的话:“不过,你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找不到!”

  “但是太极印和河洛我们会帮你去找,不过解药……”

  “只要你们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定然会给你们解药!”哈灵顿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我想要知道,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邪君,难道你敢说,你对世界的秘密一点都不知道吗?”哈灵顿轻哼一声:“甚至连听说过都没有吗?”

  叶河图陷入到了沉默中。

  “你应该也知道,只是你也知道这有多难,同时你也不行要在趟这趟浑水!”哈灵顿再次开口说道!

  “哈灵顿,我非常友善的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现在罢手还能够来得及,不然的话,到时候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邪君,我还有退路吗?”哈灵顿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你会杀了我的,我清楚!”

  “现在我只能够一条路走到黑了!”

  “好,我答应你!”叶河图重重的说道:“不过你也要记住你的话,找到东西,拿出解药!”

  “只要你们不食言,我绝对不会食言!”哈灵顿保证道:“同时我也不会在这段期间对你们动手,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让你们去找!”

  话音落下,哈灵顿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叶寻欢见状,想要阻止,但是却被叶河图给拦下来了!

  “不要去拦他,让他走……”

  “可是……”

  “他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你将他给留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甚至还可能会让奥利维亚陷入到危险中!”叶河图满是无奈的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奥利维亚的话,他叶河图已经出手,绝对不会让哈灵顿在这里嚣张。

  可是奥利维亚中毒了,这毒他叶河图根本没有办法解掉,这点叶河图可以保证,甚至叶河图都查探不出来任何东西。

  毕竟之前叶寻欢就是如此,如果当时要不是叶寻欢的话,那么在九龙塔的那一战,任逍遥就可能会死。

  听到叶河图的话后,叶寻欢陷入到了沉默中,脸上还露出了一道浓厚的不甘心。

  “元帅,记住帮我找东西,不然的话,我会折磨死血凰!”哈灵顿的声音忽然再次传来:“无论她在天涯海角,我都能够折磨死她,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咱们可以赌一把!”。

  叶寻欢的双拳紧紧的攥在了一起,以至于手指的关节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响声,显得十分的刺耳!

  “哈灵顿,你可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中!”

欢迎大家访问:三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sanheshuo.com/6_21127/4284/